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曉筠小說 > 都市 > 裙下臣陸晚李翊 > 第117章 難言之隱

裙下臣陸晚李翊 第117章 難言之隱

作者:米糰子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1-25 13:25:45

-

李翊走後,陸晚身子很沉,卻冇有睡意,在窗邊獨坐了許久。

胸口空落落的,心煩意亂。

腦子裡卻湧進許多事情來,樁樁件件,接踵而來。

這些事情中,最讓她憂心的,是與李睿的婚事,還有弟弟阿晞一直冇有著落。

最讓她煩心的,卻是與李翊這場本不該有的糾葛。

她安慰自己,他今日這樣離開,他們之間,大抵不會再有往來糾纏了。

如此,她也就少了這樁煩惱,以後都不用再理會他……

她用力甩甩頭,要將他從腦子裡徹底甩掉,可等她回到床上,床闈間全是他留下來的痕跡和味道,他擦拭身子留下的帕子,也擱在那裡……

忍著身子的痠痛,陸晚爬起身,打開衣櫥,取出乾淨的被褥床寢,將床上的那一套從裡至外,統統換下,一迸扔了……

一直忙到晨起,她喝下一碗避子湯,本想梳洗一番,去上院給祖母請安,可看著鏡中的自己,麵容實在憔悴難看,就讓蘭草去上院回稟一聲,推說身子不舒服,晚間再去給祖母請安。

蘭草去後,陸晚去榻上躺下,渾渾噩噩的睡著。

心裡有事,她睡得很淺,朦朧間,聽到外麵有人在說話,可等她再去聽,聲音又不見了……

陸晚迷迷糊糊的睡到中午,太陽光太刺眼,隔著窗紙都晃眼睛,她終是醒了過來。

蘭草見她醒了,笑道:“姑娘醒了,這下沈太醫終於不用再等了。”

說罷,就要起身往門外去。

陸晚不解的叫住她:“沈太醫來了麼?”

蘭草道:“一大早就來了,聽說姑娘在補覺,不讓我們叫醒你,一直在穿堂裡等著。”

陸晚這才隱隱想起,先前睡夢中聽到的說話聲中,似乎有沈植的聲音。

她看了下時辰,已經正午了,他竟等了這麼久?

“你怎麼不讓沈太醫先回去,我的病又不打緊。”

蘭草頗是無奈道:“奴婢說了,可他不肯,執意要等,奴婢也拿他冇法。”

陸晚連忙起身往穿堂去。

青竹院陳設一切從簡,這個時節,穿堂那裡,隻四周掛著竹簾擋光遮暑氣,居中置著方桌竹凳。

陸晚打簾進去時,看到沈植伏在桌上,正專注的寫著什麼,連她進去,都冇察覺。

刺目的光亮透過竹簾縫隙,篩剪成千絲萬縷的光線落在他身上,彷彿在他身上籠上一層淡淡的,飄浮的光圈,襯得他的身姿麵容,宛如嫡仙臨境。

又似在她夢境裡一般……

陸晚怔怔看著,腦海裡全是上世他的身影。

“娘娘,這劑藥方,宜文火慢熬,您去歇著,下官來守著火爐……”

“娘娘,夜深露重,您不宜再睡在這榻上了,會凍著身子……”

“娘娘,下官不會辭官,會一直守著陛下,陪著娘娘……”

清俊出塵的男人,陪著她在昏暗沉悶的乾清宮病床前,熬過一個又一個黑夜白天,成了她黑暗人生裡最後的一點光亮,也用他微薄的力量庇護她到最後……ia

腦子的身影與眼前的人影重疊,陸晚按下心口翻湧的心酸難過,上前輕輕喚道,“沈太醫。”

沈植抬頭見到是她,揚唇一笑,正要開口,手中毛筆上的墨汁卻‘叭嗒’一聲掉在書頁上,他想也冇想,急忙抬起衣袖,將沾到的墨汁吸乾淨。

牙白色的衣袖瞬間被墨染黑一片,他卻歉然的站起身,同她拱手。

“抱歉,將陸姑孃的書弄臟了。”

陸晚這才發現,他方纔書寫的書頁,竟是她那本醫書。

見陸晚拿起醫書翻看,沈植有些羞郝道:“方纔……方纔我閒來無事,想起上回同姑娘說起的藥理知識,有幾個地方冇有同你講詳細,就托蘭草姑娘將姑孃的醫書取來,代姑娘補上了……”

目光落在醫書上麵一筆一畫格外工整仔細的註解上,陸晚空落的心裡慢慢回暖,朝他真摯笑道:“沈太醫有心了,多謝你。”

沈植看著她臉上的笑容,有片刻晃神,臉上耳根浮起一絲可疑的紅暈。

他慌忙側過身子去打開藥箱,不讓她看到自己的失態,嘴上道:“今日要給陸姑娘換藥方了,在下先替姑娘診脈……”

陸晚想起李翊對他們的懷疑,眸光一暗,婉拒道:“沈太醫,多謝你這段日子的悉心照拂,以後就不麻煩你了……”

說罷,讓蘭草拿來荷包,遞到他麵前,笑道:“這是這段日子沈太醫的診金,多謝。”

看著伸過來的手,沈植拿著脈診怔愣著,似乎完全冇想到,她會突然不讓他給她看診了。

他立刻想到是方纔自己的唐突冒失,讓她不適了,不覺羞愧道:“陸姑娘,是不是在下讓你有負擔了?”

清俊的臉上浮起愧色,可眼神卻清澄明亮,他又堅定道:“你放心,從今後往後,我隻專心給你看病,絕不會再有逾越之舉……”

陸晚見他誤解了自己的意思,還往他自己身上找錯,心中不忍,隻得道:“不關你的事,是我喝不下那麼多苦澀的藥了,所以……”

“那好辦,我將藥方製成藥膏,裡麵多加蜂膠,這樣就不苦了。”

沈植放心一笑,將脈枕放好,朝她做了請的姿勢。

陸晚遲疑著冇有動。

他醫術高超,一把脈,就能把出近期她服過什麼藥。

可晨起她喝下的,卻是避子湯……

沈植看著她遲遲冇有伸手過來,這纔想起,她並冇有答應讓他繼續替她診脈。

他神情微滯,爾後收起脈枕,站起身朝她歉然笑道:“是我唐突了,望陸姑娘見諒。”

說罷,背起藥箱,連忙朝外走去。

見他明顯被傷害到,陸晚心頭如被滾水燙過。

她回身喚住他:“沈太醫,我很願意讓你替我看診,隻是我有難言之隱……”

沈植腳步停下,回頭看向她,衝她寬慰一笑,“陸姑娘放心,我隻關心病人的病症好壞,其他事情,我絕不打探……”

陸晚握緊拳手坐回桌前,朝他笑道:“那好,請沈太醫繼續給我看病開方吧。”

沈植看了她一眼,目光落在她略顯蒼白的小臉上,眸光裡閃過一絲晦暗不明的神情。

下一刻,他返回桌前,重新取出脈診。

陸晚將手放上去,釋然一笑。

這一身的汙穢,有又什麼好藏的……

三月,初春。

看最新章節內容下載愛閱小說app,最新章節內容已在愛閱小說app,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南凰洲東部,一隅。

陰霾的天空,一片灰黑,透著沉重的壓抑,彷彿有人將墨水潑灑在了宣紙上,墨浸了蒼穹,暈染出雲層。

雲層疊嶂,彼此交融,彌散出一道道緋紅色的閃電,伴隨著隆隆的雷聲。

好似神靈低吼,在人間迴盪。

請下載愛閱小說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血色的雨水,帶著悲涼,落下凡塵。

大地朦朧,有一座廢墟的城池,在昏紅的血雨裡沉默,毫無生氣。

城內斷壁殘垣,萬物枯敗,隨處可見坍塌的屋舍,以及一具具青黑色的屍體、碎肉,彷彿破碎的秋葉,無聲凋零。

往日熙熙攘攘的街頭,如今一片蕭瑟。

曾經人來人往的沙土路,此刻再無喧鬨。

隻剩下與碎肉、塵土、紙張混在一起的血泥,分不出彼此,觸目驚心。

不遠,一輛殘缺的馬車,深陷在泥濘中,滿是哀落,唯有車轅上一個被遺棄的兔子玩偶,掛在上麵,隨風飄搖。

白色的絨毛早已浸成了濕紅,充滿了陰森詭異。

渾濁的雙瞳,似乎殘留一些怨念,孤零零的望著前方斑駁的石塊。

那裡,趴著一道身影。

這是一個十三四歲的少年,衣著殘破,滿是汙垢,腰部綁著一個破損的皮袋。

少年眯著眼睛,一動不動,刺骨的寒從四方透過他破舊的外衣,襲遍全身,漸漸帶走他的體溫。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可即便雨水落在臉上,他眼睛也不眨一下,鷹隼般冷冷的盯著遠處。

順著他目光望去,距離他七八丈遠的位置,一隻枯瘦的禿鷲,正在啃食一具野狗的腐屍,時而機警的觀察四周。

似乎在這危險的廢墟中,半點風吹草動,它就會瞬間騰空。

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而少年如獵人一樣,耐心的等待機會。

良久之後,機會到來,貪婪的禿鷲終於將它的頭,完全冇入野狗的腹腔內。

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愛閱小說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為您提供大神米糰子的裙下臣最快更新

第117章

難言之隱免費閱讀https:-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