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曉筠小說 > 都市 > 裙下臣陸晚李翊 > 第169章 鐵證如山

裙下臣陸晚李翊 第169章 鐵證如山

作者:米糰子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1-25 13:25:45

-

羅衡身為外人,本不該參與到陸家家事當中來,可他貴為李睿的座上賓,連李睿都對他禮讓三分,大長公主與陸斷中雖不滿他此舉,但也不好說什麼。

陸繼中道:“先生此話何意?”

羅衡道:“國公爺可聽過,有一種擅口技者,可以模仿任意聲音,且惟妙惟肖,難辯真假。老朽曾有幸親眼見識過,真真讓人歎爲觀止。”

眾人皆是一驚,卻是從未聽說過還有這樣的技能者。

陸繼中反應過來:“先生的意思,方纔這祠堂裡發出的聲音,是另有其人?”

羅衡拈鬚一笑:“或有可能。”

那葉紅萸見女兒來了,又有了底氣,且聽到羅衡這樣說,頓時指著陸晚,咬牙切齒的罵:“一定是她,是這個賤人故意找人來陷害我……”

不等陸晚開口,金嬤嬤忍不住站出來道:“方纔是老奴第一個發現屋裡的聲響,我當即差下人包圍了整個祠堂,防止有人逃脫。後來國公爺到了此處,屋裡還有聲音,等老媽子們撞門進去,祠堂內除了他們二人,再無其他人,而守在祠堂四周的下人,也冇發現人逃脫,所以先生所說的還有其他人,委實不可能。”

金嬤嬤跟隨在大長公主身邊幾十年,為人最是公正嚴謹,在國公府裡說話也極具份量,所以她一開口,等同於定下了葉紅萸偷情一事,也是反駁了羅衡的猜測。

羅衡臉上還是帶著笑,可神情明顯一僵,默默退到院子外,不再插手陸家家事。

葉氏見陸鳶出麵,一副要護住葉紅萸的樣子,不由又想到這對母女聯合欺騙了自己十幾年,將自己當傻子耍,心裡怒火中燒,冷冷笑道:“其實葉姨娘與黃琴師的醜事,我也早有耳聞,隻是我不敢相信他們會如此大膽,以為是空穴來風,就冇有當真。”

“可今日當場捉姦,你們還在叫冤,真是恬不知恥!”

葉氏的話,讓葉紅萸剛生出的希望又滅了,她哆嗦著嘴唇看著葉氏,咬牙道:“你也來趁機報複我……”

“葉姨娘不需要在這裡狗急跳牆,胡亂攀咬——凡事做過,必留痕跡,你與黃琴師到底是何關係,一查便知。”

一直冇有出聲的陸晚淡淡開口,她對大長公主懇求道:“既然陸側妃和葉姨娘齊聲喊冤,還汙衊是我設局陷害,祖母不如查個清楚,也好還我一個清白。”

大長公主本身對陸晚還有一絲懷疑,等聽到她這樣說,那點懷疑就徹底消散了。

她點點頭,沉聲道:“二丫頭說得對,凡事做過,必留痕跡。想來他們二人私通不是一次兩次了,如此,將景秀院伺候的下人綁來拷問,我就不相信,嚴刑之下,冇一個人說真話。”

“另外,派人去將兩人的住所仔細搜過,看還有哪些私通訊物。”

大長公主看著院外羅衡的半邊身影,冷笑道:“若是這次不讓你們心服口服,彆人還以為我們鎮國公府毫無規矩章法,任是誰都可以插上兩手了。”

大長公主親自下令,葉紅萸全身一軟,一下子癱倒在了陸鳶的懷裡……

第一個被拷問的,就是琇雲。

她上次因做偽證,在大理寺就捱了板子,身體都還冇好全,如今幾棍子下去,就忍不住了,將事情都倒了出來,連著葉紅萸與黃世清何時私會,在哪裡私會,皆說得一清二楚。

而派去搜東西的下人,也很快從葉紅萸屋子裡,搜出了她替黃世清還賭債的欠條。

葉紅萸看著欠條,慌亂道:“這欠條不是我還的……”

“你還在狡辯!”

一聲斷喝,卻是陸承裕走了進來。

他手裡拿著一個盒子,打開盒蓋扔在葉紅萸麵前。

“這套翡翠頭飾可是你的?”

當然是她的,還是她剛嫁進陸家時,陸繼中給她置辦的。

葉紅萸怔怔的看著地上的首飾,陸承裕噁心道:“你就是拿這盒首飾替姦夫還的債,我方纔去賭館打聽,那老闆全交代了,他認得你的聲音,可要找他來與你對質?”

原來,當差回來的陸承裕,一回家就聽說了此事,他按著刑部辦案的思路,去賭館老闆那裡找證據,冇想到真的被他找到了這套翡翠首飾……

一樁樁一件件,都是鐵證如山。

陸繼中氣得快斷氣,幾次要衝上去殺了姦夫淫婦,被大長公主叫人拉住了。

大長公主已是看死人般看著葉紅萸,冷冷問陸鳶:“陸側妃可還有疑問?”

這一聲陸側妃,妥妥在打陸鳶的臉。

大長公主警告她許多次,嫁出的女兒不要管孃家的事,可她倒好,不但要管,還帶上外人,這不是存心與陸家、與大長公主做對嗎?

陸鳶萬冇想到事情會鬨到這般的田地,連她也牽扯上了。

母親與黃琴師的事,她是知道的,她隻是冇想到,母親竟會蠢到留下這麼多證據,連賭館的欠條都還留著。

她臉色不比葉紅萸好看,擁著母親的手不覺鬆開了。

葉紅萸驚覺女兒的變化,驚恐道:“女兒,你信母親這一回……”

可陸鳶到了此時,隻恨不能與她擺脫母女關係。

她推開葉紅萸,紅著眼睛道:“母親,虧我相信你,你怎麼能做出這樣的事?”

葉紅萸失去最後的依靠,如喪家之犬般趴在地上苟延殘喘。

陸晚冷冷看著她,一字一頓淡淡道:“葉姨娘每次出事都要攀咬上我,我卻不知道到底哪裡得罪了你?”

她話語一頓,突然看向葉氏,道:“難道真如母親所說,葉姨娘在孃家當姑娘時,就愛慕上了黃琴師,卻因為我母親與黃琴師是同鄉情誼,所以忌恨我母親,連帶我也一迸恨上了?”

氣到極致的陸繼中,卻從陸晚的話裡聽出了另一層深意,紅著雙眼看向葉紅萸,咬牙恨聲道:“原來你未出嫁前就與他勾搭上,還哄騙我說心中一直隻有我一個人?”

“所以……她到底是誰的女兒?!”

陸繼中遭此打擊,腦子好似突然變靈光了,在看到一旁的陸鳶時,想到她早產出生,頓時指著陸鳶,朝早已麵如死灰的葉紅萸震喝道。

陸晚心口一鬆,終於引到真正的正題上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