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曉筠小說 > 都市 > 裙下臣陸晚李翊 > 第235章 觸黴頭

裙下臣陸晚李翊 第235章 觸黴頭

作者:米糰子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2-04 11:51:42

-

看到聶湛的那一刻,陸晚方寸大亂。

她冇想到,她儘力躲避之人,竟這麼快就遇上了。

馬車外,聶湛看著緊閉的車簾,按捺住心裡的激動,用力穩住車身,揚聲道:“陸二姑娘快下車,馬車裡危險。”

方纔陸佑寧下馬車時,他還來不及看清裡麵的人,車簾就合上了。

此時,他的心口像爪子在撓著似的,迫切的看一看裡麵的人,是不是如睿王所言,是他苦苦所尋的畫像中人。

聽到他準確地喊出自己的稱號,陸晚心裡更是湧上不好的預感。

他認識陸佑寧不奇怪,因為上次他們已經見過麵。

可他怎麼知道自己的身份?

想到這裡,陸晚心裡越發恐慌……

陸佑寧也在外麵擔心喊道:“阿晚,你快下來,小心馬車掉到河裡去了……”

聶湛一麵拉住車身,一麵緊緊盯著車簾,盼著它再次掀起。

終於,下一刻,馬車車簾再次被掀起,從裡麵下來一道纖柔的身影。

聶湛瞳孔不覺收緊,凝神看去。

可等看清女子身上的裝束,他眸光一沉,神情難掩失望之色。

陸晚戴著齊膝長的青色幕籬從馬車裡下來,麵容隱在麵紗後麵,看不真切。

她一下馬車,就急步走到陸佑寧身邊,躲到她身後。

陸佑寧見她無事,不覺放下心來。剛巧陸承裕與大長公主的馬車也折返回來,陸承裕連忙讓馬伕和隨從上前固定住馬車,又上前向聶湛道謝。

“多謝聶將軍出身相助,若不然,後果真是不堪設想……”

大長公主也在金嬤嬤的攙扶下,來到聶湛麵前。

“將軍大恩,鎮國公府銘記於心,陸晚,寧兒,你們也過來謝謝恩人!”

陸晚拽緊幕籬的前襟,跟在陸佑寧身後,一起向聶湛道謝。

“多謝聶將軍……”

聶湛眸光如刃,一瞬不瞬的盯著幕籬包裹下的嬌柔身影。

腦海裡不自主的再次湧現夢境裡那個與他纏綿的身影,聶湛眸色漸深。

那怕有幕籬相隔,他也幾乎可以認定,那個身影,就是眼前的女子。

不止如此,聲音也很像。那一聲聲嬌喘,似乎就在耳邊。

十指緊握成拳,手背上的青筋幾欲崩斷,聶湛極力壓製著心中的衝動——他好想、好想掀開她的幕籬,一看究竟!

那怕隔著幕籬,陸晚也感覺到男人目光如炬般地在打量她,頓時全身發涼。

感覺過了一個世紀,才聽到男人低沉的聲音緩緩響起:“陸姑娘客氣了,鄙人不過舉手之勞。”

陸晚連忙退開,目光開,朝一旁的馬車斷轅上看去。

聶湛似感覺到了她的目光所向,淡淡道:“馬車斷轅處,斷口乾淨平整,一看就是被人動過手腳的。世子爺不防回去好好查一查!”

陸承裕麵色沉重,大長公主與陸佑寧聽了,也是臉色大變。

這是有人故意要兩位姑孃的命啊!

一想到方纔的驚險,陸佑寧正要大發脾氣,大長公主扣住她的手腕,示意她稍安勿躁。

大長公主朝聶湛道:“多謝將軍提點,若真是有人故意做惡,本宮眼裡也是容不下沙子的。”

又對陸承裕道:“讓人將斷轅馬車拉回去,我們先進宮赴宴,此事後麵再細查,不要耽擱了大事。”

陸承裕應下了,再次向聶湛道謝。

馬車毀了,陸晚就上了陸承裕的馬車,陸佑寧與大長公主共乘一輛。

直到坐進馬車裡,陸晚才重重舒下一口氣來。

可下一刻,她的心又懸起來了。

馬車外麵,陸承裕得了大長公主的指示,向聶湛邀請道:“聶將軍初來京/城,隻怕還冇過過咱們這裡的臘八節,若是將軍不嫌棄,不如今晚攜夫人過府,到我家裡一起過臘八節。”

聶湛眸光往陸晚方向淡淡一掃,若有所思道:“隻怕會麻煩貴府了。”

陸承裕豪爽笑道:“不麻煩不麻煩,就權當是感謝將軍,方纔對兩個妹妹的搭救之恩!”

聶湛神情淡淡:“如此,鄙人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陸承裕笑道:“那就晚上見!”

兩人就此告彆,陸承裕上來馬車,見陸晚還戴著幕籬,就替她取下。

“你呢,就太過小心謹慎,下次若是再遇到危險之事,這些虛禮就先不要顧了,保命要緊。”

陸承裕還以為她是怕在外麵拋頭露麵才戴的幕籬,但幕籬一取下,他這才發現她臉色發白,神情也有些慌亂。

“阿晚,你怎麼了,可是方纔傷到了?”

陸晚搖了搖頭,“我冇事,但方纔確實嚇到了。”

陸承裕皺起眉頭冷聲道:“若真如聶將軍所說,是有人故意對馬車對了手腳,你覺得會是誰?”

陸晚首先想到的人,就是李睿。

她和陸佑寧都與他撕破了臉麵,他想她們死,太正常不過。

但也有可能是梁熙柔。

上次在刑部她就起了殺心,難保她還冇有死心。

除此之外,她還想到了榮貴妃。

她恨自己,要對自己動手,是遲早的事……

陸晚將心裡的猜測說了出來,陸承裕一聽,麵露驚色,沉聲道:“這幾人的身份都不簡單,等從宮裡回來,咱們同祖母商議後再行事。”

陸晚點了點,心裡一片冰寒。

想置她於死地的人太多了,單是睿王與榮貴妃,就不是她所能抵抗的。

今日僥倖被聶湛所救,那下次呢,下次還有冇有這麼幸運?

李翊答應護她一世無虞,可像今日這樣的事,他又如何時時刻刻護得住她?

所以,惟有離開京/城,再找一個脫身之法,才能求得最後的平安……

馬車到達宮門口,陸晚下馬車時,伸手去扶車門,才發現右邊手腕痛得厲害。

她默默看了看,手腕已經腫起來了。

陸佑寧向大長公主抱怨身上痛,也是磕碰到了。

大長公主臉色不鬱,好好的來赴個宴,卻出了這樣的事。

況且今日赴宴是次,最主要還是要與晉帝,商議李翊與陸佑寧的婚事的,真是觸黴頭!

而方纔在馬車上,大長公主也在想到下手之人,與陸晚想的幾乎無差。

所以,她認定這些人都是衝陸晚來的,是她連累了陸佑寧。

思及此,她掃了眼默默站在一邊的陸晚,冷聲道:“我方纔想了想,你母親一人在家裡過節未免冷清,不如,你回去陪她過節吧!”

大神米糰子的裙下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