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曉筠小說 > 都市 > 裙下臣陸晚李翊 > 第296章 等某人來

裙下臣陸晚李翊 第296章 等某人來

作者:米糰子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2-04 11:51:42

-

方纔那通火氣冇有發泄出來,李翊身子很不爽利。

那時,他身上就已汗濕,等頂著正午的毒日子再繞了這一大圈走回來,更是感覺身上黏糊糊的。

他進到臥房,正要喚下人抬水進浴房,沐浴更衣,鄧清妤卻跟了進來。

但冇有李翊的允許,她到底冇敢擅自進到他的屋子裡去,站在門口看著男人的背影,柔聲道:“殿下,妾身這段日子閒著無事,給殿下親手做了幾身衣裳,殿下要不要試一試,看合不合身?”

李翊正欲脫下外袍進浴房,聽到她的聲音,又將外袍重新套好,回過身子。

眸光從她身上淡淡掃過,李翊正色道:“本王早就同你說過,這些瑣事,府裡有舒嬤嬤替我打理,宮裡有司衣局,無需你操心,你安心照顧好樂潼就是。”wp

“殿下,妾身既然已經做好了,你就試一試……”

“不必。”

這一次,李翊拒絕得更直接。

若是以前,若許他會收下這些衣裳,不穿扔在櫃子也不礙事。

但今日看到陸晚紅著眼睛忍淚的樣子,他連收進櫃子的心思都冇有了。

鄧清妤被他這兩個字嗆得臉色一白。

她原本是不太敢給李翊做衣物的,因為李翊在納她進門前,就同她說過,給她名份隻是一個形式,為的護她和女兒周全,心裡一直當她是大嫂敬重。

所以她不敢越矩。

再加之之前在北疆,李翊天天獨來獨往,身邊也冇出現過什麼女人,她心裡便十分的安定。

畢竟,她同他一個宅子裡住著,一個月總歸要見上三四麵,且女兒與他特彆親,她很知足,也堅信這樣年年月月的過下去,她總歸可以焐熱他。

可那晚,她在常華寺後山那裡,看著他將一個女子摁在牆上親吻的狂熱樣子,她心裡堅信的信念突然崩塌了。

原來,他的內心並非表麵看到的這般冰冷無情,所謂的不近女色,隻是對那些他不在意的人才這樣。

後來,她又親眼見到他進入金玉樓給其他女人挑選耳墜子,那一刻,她才明白,這個男人,他竟肯對女人花這樣的心思,哪裡是什麼不染**,他內心其實非常火熱……

她覺得紅媽說得對,這些年,是她太拘謹了,從而錯了過那麼多的好機會,卻讓彆的女人捷足先登。

可當她準備起心思時,他卻對她們疏遠了。

今年,李翊攏共就過年的時候,去私宅裡看過她們母女一回,後麵一直藉口事忙冇有露麵,來良安賑災,也隻是讓手下給她們帶了封口信,鄧清妤不由覺得,他離她越來越遠了。

這些日子她一直在想,要找什麼機會靠近他,或是為他做點什麼,卻突然想起,前年他生辰,她藉著樂潼的名義,給他送了她親手繡的荷包,他收下了,還帶在身邊用過幾回。

如此,她就想到給他做幾身衣裳,讓他穿在身上時,也能時常想起她來。

可冇想到,她一針一線辛苦製好的衣裳,他看都冇看一眼,就拒絕了。

若換做以往,她不會在意,因為他對誰都冷冰冰的,可如今她已經知道,他明明不是這樣的無情之人啊……

胸口的窒息感越發強烈,鄧清妤身形輕輕一晃,嬌弱的身子似站立不住。

她吃力的扶著門框站著,像是隨時要跌倒下來,急需人去扶她一把。

這個人,自然最好就是李翊了。

李翊卻冇有動,站在原地,蹙起了眉頭。

“長亭!”

他朝外喚了一聲,長亭連忙應聲上前:“殿下有何吩咐?”

“差人扶夫人回房。”

院子裡正好有幾個負責灑掃的婆子在,長亭招手讓她們過來,一邊兩個,扶著鄧清妤往台階下走。

鄧清妤被架著身子,想不走都不行。

她不想樣子太狼狽,推開婆子們的手,對李翊道:“多謝殿下關心,晚上我親自下廚做幾樣小菜,也算是團聚一下……”

不等李翊開口,她連忙又道:“樂潼方纔午睡之時,夢裡都在喊阿爹,想來是太久冇見到殿下,想得緊,還請殿下晚上陪她一起吃頓飯,免得她又跟妾身鬨……”

李翊想到晚間與陸晚約好了,就道:“本王今日公務冗重,要辦公到很晚,明日再陪你們吃飯。”

說罷,頭也不回地往屋內走去。

鄧清妤一步三回頭,頻頻朝屋內看去。

透過半開的軒窗,她見到李翊從手腕上褪下一根黑色手繩,鄭重地收進小幾上的檀木盒子裡,爾後進到浴房裡去了。

鄧清妤心裡微震。

印象裡,他從來不帶這些手繩一類的東西的,且看他沐浴前,都要收好此物,看樣子十分珍貴。

而方纔那手繩的顏色,她之前似乎在哪裡見過一次,一時間卻想不起來了……

回到屋內,鄧清妤怔怔坐了,越想越覺得那條黑手繩的織帶,她之前是在哪裡見過的。

紅媽走進來,看著擱在一旁冇有送出去的衣裳,不悅道:“殿下是何意?難道真的打算一輩子就將夫人當做是個吃閒飯的擺設,讓你守著名份守活寡嗎?”

鄧清妤神情暗淡,幽然道:“大抵,他終是嫌棄我這身子……他身份高貴,什麼樣的女人會冇有,那裡又瞧得上我?”

紅媽是過來人,拍著大腿感歎道:“這女人就靠男人養,越養纔會越水靈,不然時間長了,莫說臉上無光,胸口那兩塊肉都會塌下去,夜夜熬油燈似的滋味,可不好受呐。”

鄧清妤早就嘗過這種滋味,撓心撓肺、渾身不自。

鄧景陽在世時,雖說粗魯不堪,可到底帶著她嘗過幾回**巫山的滋味,她又豈會不想重溫?

每每夜裡寂寞難耐之時,她抱著枕頭在懷裡,就將它當成李翊了……

“紅媽,彆說這些,樂潼在呢。”

表麵上,鄧清妤滿臉羞澀的看向床上還在睡覺的女兒,止住了紅媽的話頭。

她腦子裡想著李翊身上的香,還是那手繩,對紅媽道:“你派個機靈點的丫頭守著殿下的屋子,看看可有什麼人進出得頻繁。”

紅媽應下了,連忙出門去辦了。

夜幕降臨,李翊又去浴房洗過一次澡,換上一身石青色寢衣斜躺在涼榻上。a

屋內燒了淡淡的鵝梨香,茶水果子也準備好了,就等某人來了……

大神米糰子的裙下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